主页 > 早安短句 > 早安短句

发现父母玩三人:爸爸和爷爷一起攻击妈妈全文章节列表

晴空2021年10月08日

广州。

盛夏的炎热中,内阁首辅王锡爵在轿子里擦着汗。

紧接着他把轿帘挑开一道缝,就像一个观察敌情的侦察兵一样,窥视着外面繁华的街道。

几个青衫的身影蓦然出现在他视野。

王阁老吓得赶紧放下帘子,坐在那里再次擦了一把汗。

“国将不国啊!”

他痛心疾首的哀叹着。

好吧,自从浙江苏松投降的消息传来,王阁老每天都过的这样谨慎。

这个结果虽然并没出他意料,但也的确是把他坑了,要知道他是代表苏松浙江在广州朝廷做首辅的,他这个首辅就是闽粤集团向浙江苏松示好,然后换取后者能够在北方抵抗……

毕竟一个太仓籍首辅,就等于他可以调动闽粤的军队和财力,北上增援浙江和苏松。

陈惇临就是啊。

原本广东士绅想把那些蕃兵留下保卫广东的。

但在他这个首辅的坚持下,朝廷还是把他们派往上海增援,而且还让一个潮州籍侍郎率领。

虽然全军覆没了。

陈惇临的四艘战舰出长江口后,紧接着就被共和国海军堵住,最后全部被击沉在南汇嘴

把雪白的岳弄怀孕了

外海,而陈侍郎也壮烈殉国。

但现在浙江苏松的投降,就等于把闽粤卖了,福建新军已经紧急北上仙霞关布防,而愤怒的闽粤士绅们,这时候也当然要找他这个首辅发泄怒火,所以这几天王首辅连凉轿都不敢乘坐了,大夏天把自己捂在不透风的轿子里面,每一次进宫路上都无异于闯龙潭虎穴,生怕被哪个年轻士子发现然后召唤更多士子过来围殴他……

“在这里!”

蓦然间一声怒吼。

正在擦汗的王首辅石化般看着被掀开的轿帘。

刚刚结束的广东乡试解元,顺德籍士子黄士俊的面孔出现在轿帘后面。

“呃,亮,亮垣,如何在此?”

王阁老堆着满脸笑容问道。

“在这里,王锡爵在此,别让这奸臣跑了!”

黄解元转头向后面喊道。

紧接着一大群士子蜂拥而至,同时黄士俊伸手去抓王锡爵,王阁老吓得尽量往后躲避……

“亮垣,莫要胡闹,莫要胡闹,老朽一把年纪……”

他惊慌的喊着。

然后那轿子重重的落下,很明显轿夫和外面仆人都被赶开,紧接着轿帘就被撕去,更多士子的面孔出现,他们一个个伸着手向里抓,王阁老继续后缩,同时不断推开抓向自己的手。那一只只手臂俨然地狱恶鬼般,就要抓着他向万劫不复之地,生死关头王阁老也算拼了,他甚至拿起笏板打,他这个是玉制,说白了就是块板砖,倒是砸得那些士子一片惨叫。

然而就在这时候,一个看着也就十七八岁,黑黑瘦瘦的士子,突然从人群中钻出……

紧接着他用方言骂了一句。

然后他犹如饿虎扑食般,顶着王阁老的笏板打击就扑进了轿子,一下子扑在王阁老的身上,抡起拳头就一拳,瞬间砸在王阁老眼眶上,而两人的动作实在太大,伴着王阁老的惨叫声,一下子把整个轿子撞得向一旁歪倒,旁边士子赶紧闪开,整个轿子倒在地上,然后王阁老和那士子一起滚出来。

那士子年轻,翻身骑在王阁老身上,抡着拳头俨然拳打镇关西的鲁提辖般又是一拳砸在王阁老脸上……

“元素好身手!”

黄士俊赞叹道。

“袁崇焕,放开老夫,你这小兔崽子,我是内阁首辅,你们敢,啊……”

倒霉的王阁老惨叫着。

好吧,这是年轻的圆嘟嘟。

他是藤县人,籍贯属于广西,而现在广西就梧州和大半个浔州归万历朝,所以归入广东乡试,在广州一起考试。

当然,录取时候会尽量照顾一下,毕竟广西就这些忠义了。

实际上这时候科举也乱了,各地都是地方说了算,当然愿意多些秀才,无论县试还是府试,都尽量从宽,到院试时候因为广西就梧州和浔州两府,当然同样也是从宽。所以现年十七岁的圆嘟嘟,顺利通过县府院三级考试,一举拿到了秀才的功名,然后又在这次乡试中同样因为放宽条件,又一举拿到举人功名,成为这次广东乡试的黑马。

简直可以说少年俊秀。

十七岁的举人,那是绝对的前途无量,据说这些天光提亲的就一大堆。

但很显然是金子终究会发光。

不过今天看来圆嘟嘟不但文采风流,拳脚功夫也不弱啊。

毕竟藤县那个地方都很彪悍,而且他家是盐商,这年头能贩盐的都多多少少得有点武力值。

“首辅,首辅是奸臣,我等为国锄奸!”

圆嘟嘟骑在王阁老身上,一边抡着拳头狂殴一边带着凛然正气怒斥奸臣。

周围一片叫好声。

还有几个士子也用脚去踹王阁老。

“我乃首辅,我乃首辅……”

王阁老继续哀嚎着。

不过很明显他受伤不重,毕竟这些士子力气有限,也就圆嘟嘟凶悍,但要说拳头赶上鲁提辖也是不可能的,也就比金翠莲强点。

“首辅,打得就是首辅!”

黄士俊喝道。

“砰!”

蓦然一声枪响。

他愕然转头,看着身后突然出现的大批士兵,中间一个三十多岁武将手中短枪残烟袅袅。

圆嘟嘟等人也同样看着他们。

“当街殴打首辅,尔等还有没有王法?”

武将怒道。

“那里来的粗坯,敢维护这奸臣!”

黄士俊怒道。

下一刻那些士兵全都举起了短枪,一个个枪口指向他们。

黄士俊等人赶紧闭嘴了。

那将领阴沉着脸下马,走到圆嘟嘟身旁,一脚把他从王阁老身上踹下去,然后扶起满脸是血的王阁老……

“荆石公,晚辈沐叡,奉父命入朝。”

他说道。

“令尊是?”

王阁老茫然说道。

“家父黔宁郡王,这些狗东西当街殴打首辅,是否拿下交锦衣卫治罪?”

沐叡说道。

好吧,这是沐昌祚的儿子。

沐昌祚已经结束了他和三大土司的战争。

其实也不能说战争,他要的只是三大土司臣服,又不是灭人家,所以他的云贵军团攻破乌江关之后,面对兵临城下的大军,杨应龙第一个屈服,杀了弘光派去的使者,然后以金银向沐昌祚谢罪。沐昌祚也没兴趣和他纠缠,虽然他自信能灭杨应龙,但也必然付出极大代价,杨应龙臣服就行了,就这样杨应龙又重新回到万历朝。

他屈服之后奢安两家也相继屈服。

说到底沐昌祚又不是要他们的地盘,这又不是改土归流,逼着他们除了拼死一搏别无选择。

只要确定打不过沐昌祚,当然赶紧向他臣服了。

沐昌祚统辖云贵各卫,再加上两地民籍汉人,没有了文官的束缚之后,能够动员起来的军队数量,根本就不是这些土司能抗衡的,原本三大土司是指望弘光朝出兵进攻贵阳。但弘光朝才没那么傻,他们收买三大土司的目的,是把沐昌祚打败然后逼着四川加入弘光朝,这样就能获得三大土司及川东其他土司们的军队支援……

他们是要土司们去支援他们的。

反而他们去支援土司?

开什么玩笑?

王锡爵看了看黄士俊等人,后者毫不在意的看着他,一个个有恃无恐的面带冷笑……

“算了,如今哪还有什么锦衣卫,都是些年轻人,冲动了些,老朽不过是挨了几拳,如何跟这些晚辈计较。”

王阁老哀叹一声。

“士子当街殴打首辅就这样算了?”

沐叡愕然说道。

“世子,您别忘了这是在谁的地盘上。”

黄士俊拿出扇子一甩,很是风流倜傥的淡然说道。

“大明皇帝的地盘!”

沐叡怒道。

“大明皇帝在我们广东。”

黄士俊冷笑着说道。

就在同时大批维持治安的民团过来,在这些士子前面支起斑鸠铳,把这些老板家的公子们护在身后……

王阁老赶紧拉着沐叡离开,后面黄士俊等人也没阻拦,只是在那里看着,而沐叡部下那些士兵,全都端着短枪和那些民团互相警戒,直到保护沐叡和王阁老离开……

“世子如何至此?”

王阁老边走边问道。

目前广东和云南之间还隔着弘光朝的广西。

“家父大军已至南宁,岑家等土司皆已归顺朝廷,广西有谁敢拦我?家父以十万大军勤王,就是先为陛下收复广西,将云贵川与朝廷连起来,此次特意命晚辈入朝先奏明陛下,晚辈一路乘船顺流直下未曾停留,想来梧州的奏报阁老尚未看到。”

沐叡说道。

从云南进军广东很简单。

从南盘江,红水河顺流直下就行,一路直接漂流到广州。

甚至就是从广州逆流而上,航运也能一直通到安隆长官司,也就是现代的黔东南。

“却不想到如今,大明分崩离析之际,终究还是有你们沐家这一尊擎天柱石。”

王锡爵感叹着。

虽然他主要是出于被沐叡救命的感激,但事实上到如今这地步,沐昌祚居然还会出兵勤王,这也的确出乎他的预料,很显然沐家对大明的忠心程度,真的超出他们的预期了。

喜欢春回大明朝请大家收藏:

杨大帅带着一身反光,犹如闪电般降临上海城,然后摧枯拉朽般扫荡城外的敌人。

“下官恭迎相国,若非相国神兵天降,鄙邑必不免一场浩劫,相国真乃鄙邑数十万百姓再生父母!”

章宪文满脸堆笑的恭迎杨相国。

然后他身后跟着的上海乡贤会一帮土豪劣绅同样激动地行礼。

哪怕是装出来的激动,也是要激动啊,会不会被抄家,可就看这个家伙的一句话了,不过说起来这些土豪劣绅们其实都很悲凉,他们已经为抵抗这个家伙努力了五年了。这五年里他们花了无数银子,修了无数堡垒,制造了无数大炮和火枪铠甲,结果最后全白费了。

准确说全送给他了。

光上海城防就上百门大炮,虽然绝大多数都是廉价的铁炮,但一门炮的造价也是上百两……

好吧,这东西其实真不贵。

因为技术进步迅速,目前上海的铸炮工匠已经把轻型,比如三斤炮弹的铁炮价格控制在百两内了。

但是,一想到自己的一切投入,最后居然就这样白送了。

他们的心都在滴血啊!

早知道是这个结果,当初还不如躺平呢!

“无需多礼,这些是怎么回事?”

杨丰指了指不远处,被民团控制起来的那些人。

这时候城外的战斗还在继续,不过大局已定,就是什么时候清理干净残敌而已。

葡萄牙人的武装商船有八艘逃走,其中包括两艘最大的,十艘被火箭焚毁已经没有挽救的必要,另外还有八艘没逃走的被俘获,其中也有两艘大的,而那些登陆的蕃兵和水手全都被堵在城外,现在外面是数万已经到达的红巾军和常胜军在围殴他们。

这些蕃兵战斗力其实并不强。

他们就是在果阿和澳门进行了一下初步的训练,实际上到这里原本还要继续训练的。

仓促上战场也就是凭着在天堂过好日子的梦想支撑。

倒是那些水手战斗力比较强。

但这一切在红巾军和常胜军面前都是渣渣,后者实际上实力不弱,他们终究也是多年严格训练,单纯士兵素质不比京营低,现在又解锁了士气,对这些蕃兵纯属就是碾压。不过杨大帅已经有命令,不用接受这些蕃兵投降,对他们直接打死就行,他已经不需要更多奴隶了,而且这些绝大多数连语言都不懂,当奴隶也很麻烦。

干脆全弄死。

回头在吴淞口堆个京观,以后所有来这里贸易的外国商船,全都看看敢入侵大明的下场。

“回相国,此辈愚民为妖人邪说所惑,欲开门接应贼军,幸赖相国神兵天降,故此皆束手就擒。”

章宪文说道。

“既然是逆党,那就按照逆党处置吧!”

杨丰说道。

“呃,相国,此辈不过是些愚民而已。”

章宪文小心翼翼地说道。

“愚民?背典忘祖,以妖人为尊,不杀难道留着下次再给贼军开门?下次他们开门做带路党时候,可不一定还有人能来救你们。”

杨丰说道。

既然这样章宪文也就无话可说了。

“相国,府城的援兵到了!”

孙元化上前禀报。

紧接着他后面一个文官上前行礼……

“下官松江知府唐文献见过相国。”

后者说道。

“状元公无需多礼,既然来了就算你们明白事理,杨某之前已经说的很明白,杨某要的就是分田地,其他只要你们明白事理就不会为难你们,杨某来之前你们怎么做生意,杨某来之后你们还是怎么做生意,上海海关继续按照之前的规矩收税,民团解散,海关巡逻队保留。

今日百姓因兵灾遭受之损失,由抄没这些逆党家产补偿,若还有逆党潜伏可向本王检举揭发。

纵然不是本地的,也可以检举揭发。”

杨丰说道。

话说这些年里肯定有不少带路党已经被培养出来……

这可不是他冤枉人家,这是西班牙人自己向丰臣秀吉招供的,他们就是这样完成对殖民地的入侵。

而从今晚的事情来看效果明显啊。

这要不彻底清理一下,弄不好就该轮到大明搞出岛原之乱了。

“下官明白。”

万历十四年状元,如今的松江知府唐文献说道。

他们没必要关心这些人的下场,话说这件事也让他们后怕,这还幸亏这些人数量少没酿成大祸,要是再多点这上海城就被攻陷了,士绅们对别的可以不是很在意,可对自己的安全是非常在意的。

“大帅,范礼安带来了!”

杨虎带着范礼安过来说道。

杨丰随即转身,满脸笑容的看着范礼安……

“范先生,阁下以博学著称,为泰西学者,杨某想问问,泰西之国对于那些叛国者是如何处置?此辈的确背叛大明,但也的确被妖人所惑,故此我想问问泰西有没有对此类罪行处置之法,你可要据实回答,若故意欺骗,我可是会找别人再问的。

外面有的是你的同胞,他们应该也知道这些。

如果你敢欺骗我,那以后你们将被逐出大明,如果你据实回答,那么以后只要老老实实遵守大明法律,还是可以在大明指定之地居住的。

那么你回答我,泰西对这些人会以什么方式处置?”

他说道。

范礼安黯然的看着那些人。

“回答我。”

杨丰说道。

“依照泰西各国律法,叛国罪乃是死罪。”

范礼安说道。

对他来说重要的是留下,其他都是可以牺牲的。

“好了,我懂了,非常感谢你的建议,我会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的,以后你们可以继续留在这里,不过不能做违法的事情,!”

杨丰拍了拍他肩膀满意的说道。

“我们都是奉公守法的游学僧侣,当然不会做违法之事。”

范礼安说道。

“哈哈,你倒是个聪明人!”

杨丰笑着说道。

然后唐文献,章宪文等人也跟着笑了。

上海的战斗到第二天清晨时候,就已经完全结束,被堵在城下的近四千蕃兵和水手被全歼,加上阵亡的红巾军和常胜军,还有之前死难的城外居民,整个上海城北码头区还没完全熄灭的废墟中可以说是尸横遍野。不过陈惇临却带着部分亲兵跟着那八艘船逃走,他们在吴淞口又遭遇从江阴赶来救援的吴淞水师,双方打了一场规模不小的海战。

最终只有四艘武装商船逃走,其中也包括陈惇临乘坐的。

另外四艘被徐光启的吴淞水师击沉。

不过他们依然不能算逃出生天,毕竟前面还有共和国海军的舰队,最终这四艘船能不能逃回澳门依然是未知。

当然,这些已经不需要杨丰关心了。

吴淞口。

“我就喜欢这东西。”

杨大帅满意的看着前面正在堆起的京观。

这东西还是很壮观的。

“相国,您既然清楚印度及泰西情况,为何执意要对其犁庭扫穴?”

徐光启小心翼翼的说道。

他可不是那些可以随便忽悠的老百姓,杨大帅这个犁庭扫穴未免太搞笑,去对谁犁庭扫穴?

泰西国王?

哪有泰西国王?

这些是葡萄牙人,葡萄牙目前和西班牙一个国王,犁庭扫穴,难道去欧洲进攻马德里?那可不只是远航万里,说远航十万里都快够了,就目前这种航海条件别说到不了,就是能到了,估计路上也得死一半,而且人家也是大国,拥有大量精锐军团,没有几十万大军别想犁庭扫穴。

这完全就是个笑话。

印度国王?

哪有印度国王?

这些阿三都是在果阿雇佣,不过也不都是果阿的,实际上是果阿周围去谋生的流民。

谁知道他们过去属于哪个苏丹?

这时候印度最强的是莫卧儿王朝,犁庭扫穴?难道去进攻德里?

倒是南洋几个小国的确能够得到。

可是……

人家很无辜好不好!

他们根本就不可能知道这些事情,甚至连那些南洋雇佣兵被雇佣这种事情都不可能知道。

“葡萄牙人为何到东方来?”

杨丰说道。

“为了银子,为了贸易,据说葡萄牙地狭人稠,皆山,难以养活自己,唯有出海谋生,类似闽南。”

徐光启说道。

“那么我想让大明也像他们一样,跨越数万里波涛,到一个个异域之地,建立一个个殖民点,让大明的日月照耀整个世界,让每一片

把雪白的岳弄怀孕了

大陆,每一处海岸都可以看到大明的属地,是不是也可以像他们一样?”

杨丰说道。

“很难,咱们的商人也就能去南洋,倭国贸易,再远就没人去了,南洋公司据说去过锡兰,虽然获利不菲,但实在太辛苦,咱们大明是卖货的,只需要坐在家里等他们过来,卖什么价格咱们说了算。商人们根本不需要冒性命危险去远涉重洋,连闽南商人都觉得这不划算,就更别说咱们这里了,赚钱对咱们这里来说太容易了。”

徐光启说道。

“那不就是了,既然指望商人是不可能的,那就像当年成祖时候一样,由国家来做这种事情吧,既然是由国家来做,那我总得有个借口啊!”

杨丰很坦诚的说道。

喜欢春回大明朝请大家收藏: